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盛唐夜唱》盛唐夜唱歌曲 第10章 嫂子恕我做不到 盛唐夜唱69文

《盛唐夜唱》盛唐夜唱歌曲 第10章 嫂子恕我做不到 盛唐夜唱69文

发布时间:2019-10-08 09:14:07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圣者晨雷 状态:已完结

经典小说《盛唐夜唱》由圣者晨雷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林子里,都是胡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十一郎,我去看了那泉水。”叶淡看叶畅的眼神有些怪怪的。 无论这个侄孙是不是真的遇仙,有一点都可以肯定,他不再是当初那个一心想要

盛唐夜唱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盛唐夜唱》在线阅读

《盛唐夜唱》 免费试读


“十一郎,我去看了那泉水。”叶淡看叶畅的眼神有些怪怪的。

无论这个侄孙是不是真的遇仙,有一点都可以肯定,他不再是当初那个一心想要寻仙访道炼丹长生的小子了。因此,叶淡开始正式自己的这个晚辈,现在他的心中还存在两可:一是打压他,防止这个旁支晚辈今后威胁到长房嫡脉的地位;还有一个就是全力扶植他,让他借助家族的力量一飞冲天。

修武自古人杰地灵,当地也有不少世家旺族,但吴泽叶氏却不在其中,归根到底,还是叶氏没有出什么杰出的人物。叶淡以前因为叶畅的平庸而忽视他的存在,现在却因为他的经历开始正眼看他。

“泉水位置不大对,那边的水,流不到咱们这边田里。”叶淡又说道。

“叶宗长说的是,流不到咱们这边,寻着泉水也没有用处啊。”有人感叹道。

叶淡不动声色看着叶畅,他的神情让叶畅眉头皱了起来,总觉得有些不对。然后,听得叶淡又道:“遇仙之事,再勿乱说,有福缘的遇仙,那是进身之阶,象我们这等人家遇仙,难免变成取祸之道。”

他说完之后,向着院子里众人抱了抱拳:“诸位乡邻,十一郎年幼不懂事,诸位莫要再替他吹捧,免得他惹出什么祸端,连累了诸位。”

这个时候,叶畅惊讶了。

这位叔祖倒很有几分能力,难怪能坐稳宗长和村正的位置,只是几句话,便将这些人镇住了。

谁愿意被连累呢?

“村正,方才十一郎可是说有办法将水引到咱们的坡田去。”不过只安静了片刻,就有人开口。未来的祸患那是未来,可是现在若引不来水,大伙就要卖田卖地,甚至卖儿卖女了。

这个消息让叶淡眉头紧紧皱起:“胡闹,少年郎好为大言,你们也相信?”

“十一郎可不是一般的少年郎,他有仙人点化呢!”

“正是,换了一般少年郎,如何能在这大旱光景寻着泉水,老大一口泉,村正,你自己方才也是去看过了!”

“一时巧合,这夜色都深了,诸位还不回去,难道非要打扰十一郎休息?”

叶畅心中觉得奇怪,叶淡这个态度,似乎并不想让他帮助村子里把泉水引来。他皱着眉,见众人被叶淡积威所迫,渐渐都散去,心里也不由得有些不快。

如果引不来水,他在坡地上的那十来亩田没有收获,那么下半年他与响儿吃什么?而且,叶畅需要借助寻泉引水之事,树立起自己在村子里的威信,以后寻人做事什么的都方便。

众人都散去后,叶淡看着叶畅,在朦胧的夜色中,他的神情有些奇怪。

“十一郎,早些休息,不要胡思乱想,那泉水之事,到此为止。”

“宗长,我确实是有办法将泉水引上坡地。”

叶畅挑了一下眉,他的计划,不能因为宗长的不信任就中止。而且,若能得到宗长的支持,调动整个叶氏宗族的力量,那么他能更快地取得成功。

“十一郎,你不懂我的意思么,引泉之事,到此为止!”叶淡严厉地道。

“为何?”

叶淡没有说理由,只是盯着叶畅,从这个侄孙眼中,叶淡发现了坚持。虽然叶淡想要用严厉的眼神让对方屈服,可是对方的目光却始终清朗。

这小子,现在不知为何,意志如此坚定,不会轻易为别人改变啊。

过了会儿,叶淡点点头:“我不管你,不过,你也莫要想我们叶氏会出一人出一钱帮你。”

说完,他便走了。

他前脚走,后脚便又有乡亲进来,向着叶畅讨要主意。叶畅没有细说,只是让他们带好工具,次日一早等他消息就是。

将这些人打发走之后,叶畅原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安静一会儿,却不曾想,响儿刚开始做晚饭,兄长叶曙与嫂子方氏又过来。

见刘贵猥琐地缩在墙角,方氏眉头轻轻挑了一下,低声对叶曙说了句话,叶曙大步走到刘贵面前:“刘贵,随我来。”

刘贵吓了一大吵,方才叶畅的院子里如此热闹,他都尽可能地缩在一边,暗暗记下发生的一切,等有机会向三房长支传递消息。现在,叶曙要他走,不知是为何。

但他无法拒绝,他是家仆。

“方才宗长来了?”方氏待刘贵被打发走后轻声问道。

“是。”叶畅心中一动,就他的观察来看,方氏还是可以信任的,他想不明白族长为何会对引水之事不上心,方氏有些智慧,或许能从她这里得到些答案。因此,他便将叶淡的反应说了一遍,末了请教道:“嫂子,你说说,宗长究竟是为何不太想让我去引水?”

因为询问答案的缘故,也因为后世的习惯,叶畅目光灼灼地盯着方氏,让方氏的脸不由自主微微发烧。方氏有些奇怪,在被扫帚星砸中之前,叶畅相当腼腆,莫说这样盯着自己,就是自己与他多说几句话,他也会面红耳赤,可现在,他却表现出了一种让方氏觉得怪怪的坦然。

这种坦然,似乎带着一些很强的逼迫Xing,让人不得不顺着他的意思。

“嫂子?”叶畅发觉方氏垂首不语,又催了一句。

“其实很简单,宗长看上了那些坡地了。”方氏定了定神,暗暗骂了自己一句,然后开口说道。

这一句话就点醒了叶畅。

为何吴泽陂出现这么严重的旱情,身为村正的宗长叶淡,却不怎么积极组织抗旱。为什么自己指出泉水的位置,叶淡不但不欢喜,却有些不满。为何自己告知他有办法将水翻山引来,叶淡却不愿意提供宗族支持!

这个时候,叶畅深刻的了解,自己所处在的是一个什么时代。

均田制已经开始瓦解,土地兼并渐渐严重。对叶淡这样的地主豪绅来说,天灾是一次机会,乘着天灾,他可以低价将别人的土地田宅买来,可以大量蓄养奴仆。

至于这种旱灾也会损伤到叶畅这样的本族子弟的利益,对于叶淡来说,是无所谓的,远房亲戚,心地良善的话就赏叶畅一条生路,若是心狠手黑的话,管叶畅死活!

怒意在叶畅的眼中翻滚。

他无法做到象叶淡一样,视人命如草芥,特别是视那些对自己无害的人甚至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乡邻如草芥!

他的愤怒让方氏有些意外,方才抬眼瞄了他一下,然后又垂下去:“向来都是这般,要不我们叶氏哪来这么多田,便是你的份田,也是前些年族里买来的。”

叶畅的怒火顿时消了。

确实,这才是这个时代的常态,为这种事情发怒,他就失去了自己的立场了——他也是这套制度的既得利益者啊。

不过……叶畅虽然不怒,心中却还是不爽。毕竟要他就这样看着别人卖儿卖女家破人亡,他心中甚为不安。

“故此,你莫要再出头了,便是仙人指点了你什么引水的方法,你也莫要出头。待那些田到了族中,你再和宗长献出法门,那个时候,宗长少不得将那片坡田交与你打理。”方氏最后道。

“嫂子……我做不到。”叶畅心中挣扎了一会儿,方氏的提议,对他最有利,可是他确实做不到这点。

与高尚无关,只是拥有底线。

“你一心向善,打小就是如此,若是这样……也不是没有办法。”方氏沉吟了会儿。

因为光线很暗的缘故,到这个时候,叶畅已经看不清方氏的面庞,但可以感觉到她在聚精会神思考。叶畅点了点头,对于宗长叶淡,他没有方氏了解,因此也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对付。

“若是你能将泉水漂亮地引来,事情办得极妥当,宗长也会对你刮目相看。那样的话,或许宗长不会怪罪你坏了他的事情。”

“啊?”叶畅有些不解。

“咱们叶家这一代都没有什么杰出的人物。”方氏低声道:“再这般下去,连村正之职,只怕都要旁落了。”

听到这里,叶畅算是彻底明白了。

叶淡考虑问题的角度,与这个时代任何一个宗族族长、地主豪绅一般无二,灾荒也好,族人也好,都要能给他带来利益,若不是直接利益,那就是有长远利益。方氏的意思,就是让叶畅不要有所顾忌,把自己的才能全都发挥出来,那个时候,叶淡就会从长远来考虑,叶氏宗族也需要一个人来接替他的村正位置。

叶畅对村正没有任何兴趣,他现在的志向,就是珍惜好关爱他的人,同时享受自己这第二世的生活。

“我明白了,多谢嫂子指点。”叶畅向方氏行礼道谢。

一夜无话,次日大早,叶畅还没有从美梦中醒来,外头便是一片嘈杂声。叶畅睡眼惺忪地开了门,便见近百号男女老少都拿着工具在外头候着。

见他出来,众人纷纷开始招呼,有唤十一郎的,有唤十一兄的,也有倚老卖老唤十一侄的。叶畅脸上带笑,也不嫌麻烦,一一还礼招呼。他这模样让众人觉得如沐Chun风,加上又有求于他,众从少不得又谀辞如潮。

听闻叶畅还没有吃早饭,他们又纷纷拿出自己的干粮——今日要出去做体力活儿,众人倒是准备好了一些干粮。叶畅自然婉拒,他一边喝着粟米粥,一边开始分派人手,不一会儿,便以年纪辈份,挑出了八个年长些的,再将这百来号人分为八组,老弱和没有气力的妇人分到了两组,他们的作用就是后勤保障和做些杂务。青壮则平均编成六组。

他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声势,自然有人悄悄告诉了三房长支那边,听得这个,刘氏顿时跳将起来:“哈,哈,这小畜牲果然是个不靠谱的,被人一激便傻了,竟然真去引水……昨日我们也去看了,那里根本引不成水!”

叶楝也是面有喜色:“就算引得

《盛唐夜唱》 精彩点评

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。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,轻松自在,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,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,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,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,不发一点工资,简直毫无鬼权!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?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,关系铁硬,结果投诉无门,重陷水深火热,一行血泪流下啊!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,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,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!

盛唐夜唱

作者:圣者晨雷类型:历史状态:已完结

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。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,轻松自在,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,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,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,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,不发一点工资,简直毫无鬼权!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?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,关系铁硬,结果投诉无门,重陷水深火热,一行血泪流下啊!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,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,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!

小说详情